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all27】极乱之夜(1)

*坑货转战lof了

*ooc注意了

*文笔辣鸡

*主守护27,彩虹27

*不定期更新,有可能再也不更新

*进谨慎,字数完全不达标。排版这东我是尽力了的umm

*确定?

*Go→

1.西西里的雪



彭格列,意大利最大的黑手党,落座于西西里岛,别名“蛤蜊”。彭格列作风低调,实力强大,是黑手党的龙头。每任首领都是拥有强大火焰的优秀领导,而初代目Giotto·Vongola则被人成为历代最强的创始者。



西西里很少下雪的。这里四季如春,即使是冬天也不会很冷。像今天这样的大雪,可是说是极其罕见。



刚下过雪后大街小巷都积了一层雪,挂在屋檐下的一串晶莹的冰柱呈现着它原有的模样。每一丝空气都像是被装了一片雪花的灵魂,冷到心里,让人没由的打个寒战。



黑西装的男人无声的走在雪地里,厚厚的雪被踩下的细微吱声在寂静的夜里无限放大,不紧不慢的步伐看得出来这天气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也不怪,今天的西西里气温突然降低,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现在正是雪融化的最冷的时候。不常备棉衣的西西里人民当然不会出门。



男人压低了礼帽的前檐,偏偏低头,把神情隐藏在阴影下。他突然张口,磁性低沉的嗓音响起。



“风”



他身边一个穿红色唐装的男人笑眯眯的看向他,手里撑着的素色油纸伞在无雪的黑夜里有些突兀。那个被叫做风的男人把垂到胸前的辫子拨到身后,温和的回应道



“Reborn,你也很好奇那是什么东西?”



西蒙家族是彭格列的同盟家族。金条,九代目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西蒙家族现任首领的一封邮件,请九代目派人去收回一件“物品”。具体是什么他并没有说,只是请由彩虹之一的成员前去收回。



对于同生共死的同盟家族,九代目是百分之百的相信,西蒙家族绝对不会交给他们伤害家族利益的东西。至于为什么不亲自送上还有为什么一定由彩虹之子去拿,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正巧外门顾问彩虹之子只有Reborn和风没有出任务,于是九代目就放心的把收回的工作交给了他们。



Reborn嗤笑一声,布满茧子的指尖习惯性抚摸着手里绿色的变色龙,话语间满是讽刺。



“如果我们收回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他们都要被送去三途川淹死。”



威胁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来属实让人打颤,特别是“收回”二字咬的很重。



风没有说什么,只是撩了撩挡住视线的刘海,温柔的笑容一成不变,却让人觉得比雪还要冷。



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当他们走一个小巷旁时,Reborn突然撇头看了看小巷深处。处于视线误区的风发现了他的动作,跟着停下了脚步。



“Reborn?怎么了?”



Reborn只是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一个流浪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平时没有什么好奇心,但今天可能是因为这场雪的缘故吧,寂静的让他有些无聊,于是走进巷子想要一探究竟。



Reborn不满的看他:“会误了时间。”



他并不觉得这个虚弱的要死的小鬼有权利耽误他喝咖啡的时间。



风抬起手,红色衣袖滑下,露出白净的腕子,修长的手指轻抵红唇,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啧”对于老朋友突然升起的好奇心,Reborn只是无奈。他也不嫌冷,直接靠在红砖房子的墙上。一副要看看风这家伙要搞什么猫腻的样子。



风敛了脚步声,像个红色的幽灵慢慢接近巷子深处一个蜷成一团小小黑影。



由于是夜晚,巷子唯一的光线是靠外面昏暗的路灯提供的。即使是风,也只有靠的很近才能勉强看到这个流浪儿的。



毕竟他不像Reborn,拥有近乎变态的夜视力。



透过微弱的光,那团黑影逐渐显示出他的模样。



蹲下细细打量,他看起来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穿着虽然不是很破烂,但也绝对算不上整洁。骨架子很单薄,细细的手腕抱紧双膝试图汲取少的可怜的温度,瘦的仿佛一捏就碎。棕色的发被雪覆了薄薄地一层,看起来蔫蔫的,算算时间,应该有一个多小时没有动了。看来,这孩子要么已经被冻死了,要么快要被冻死了。反正没什么生气。



风突然觉得很无趣,他不想管这个快死的人。因为他讨厌麻烦。



于是他起身想要离开。突然,无意掠过的视线被少年怀里一个隐约可见的徽章的光芒吸引住。于是又重新蹲下,把放在少年胸带里的金色徽章取出。



徽章用特殊的金属勾成一个繁杂的家族族纹,光滑的表面反射出冷咧的光。



一瞬间,风觉得自己刚才没走是对的。这徽章,正是西蒙家族高层领导者才有的徽章,现在居然在一个要死的少年身上。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风勾起唇角,不由的笑出声,低沉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空巷里,听的竟有些诡异。



Reborn也有些渗的皱起好看的眉“风,你笑的很恶心。那是什么东西?”



风闻声收起笑声,刘海阴影下的神情琢磨不透。他一手穿过少年腋下,一手勾起腿打横抱起,转身走出深巷,长发与红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凛冽的弧线。



“走吧Reborn.这孩子是西蒙家的‘高层领导’呢,我们得快点了。”



北风呼啸,不知何时下的雪花模糊了两人匆匆离去的身影,独留空巷里一串渐渐消失的脚印。



屋檐下厚重的冰柱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啪嗒”一声脆响,便坠落到了地上,碎成了不规则的细块,飞溅起的小冰渣砸到粗糙的墙上,不一会就只留下一道深色的水痕。



用一句俗套了的话来说,篆刻了繁杂奥妙的时间铭文的命运沙漏自这冰柱碎开的那一瞬间起,倒转,归零。



一切既是重启,又是新生。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