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all27】极乐之夜(2)

*坑货转战lof了

*ooc注意了

*文笔辣鸡

*主守护27,彩虹27

*不定期更新,有可能再也不更新

*进谨慎,字数完全不达标 ,前章戳tag

*确定?

*Go

——————

2.所谓“物品”与“收回”



漆成黑色的铁艺大门无声展开,抖落一地白雪。

打扫干净的石板路还冒着丝丝寒气,皮鞋与其碰撞的“嗒嗒”声清楚无比。

训练有素的家族成员们穿了一成不变的黑西装,胸口佩戴着鎏金铜制家徽,通讯耳机带的端正。看清了他们胸口别着的双枪蛤蜊标志,领头的那个带头向两人鞠躬,一直板着的脸也有所动容。

风抱着少年快步走进西蒙家族总部的大门,神色平淡。温暖的空气瞬间化解刺进骨里的寒冷,连带着少年发上没擦拭的雪也迅速融成水珠滴落,在厚地毯上的深红流苏布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深色圆点。

怀里的男孩似乎在风身上汲取了不少的温度,感受到室内温暖后微微舒展了紧皱的眉头,冻得青紫的唇也放松下,露出被自己咬出血痕的内里。

西蒙家族的首领正巧从二楼楼梯上走下来。步入晚年的首领即使半白了发也威严不减。常年锁眉导致眉头带有细细的皱纹,深邃的海蓝色眸子琢磨不透。

他不慌不忙走到俩人面前,正要说什么,却被风怀里的一小团吸引住了目光。低调奢华的水晶灯折射出来的光柔柔的照亮少年清秀的脸庞,即使还惨白着,却令人坚信他还拥有庞大的生命力。自首领无意扫过那孩子的脸庞开始,摩挲着宝石板戒的手指僵住,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挥手向俩人示意他们跟着他走。

风和Reborn对视一眼,各自明了,一言不发快步走上。

出乎意料的,首领并没有带他们去医务室,只是让老管家把小少爷叫来,便来到了他日常用的办公处。

首领是个严谨的人,办公处也没有太多的花哨。风不是没来过,只是他每次来这个办公处都要由衷的赞美首领的严肃。没有意大利男人特有的繁杂风格,仅仅靠几个素色装饰便显得整个房间简单大气上档次,这种办公处是连Reborn都很欣赏的地方。

可是现在,这个办公处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桌角处都裹上一层毛茸茸的布,易碎物品统统从房间里消失,连喝咖啡用的瓷杯都换成了大大影响口感的塑料杯。

实在是令人不敢相信。

这简直像是一个刚学习走路的孩子的住所,却怎么也不是一个处理家族事务的办公处。

纵是风多年见多不惊也被这个巨大的改变震惊了一把。

“西蒙先生,这……”风留了半句话,故意拖长了尾音,讯问意思不言而喻。

首领关上门,似乎松了口气,接过风怀里湿漉漉的少年,快步将少年放到房间一间的沙发床上,然后抬手示意他们随意坐,自己则直接坐在沙发床边。即使是这种姿势,首领也会散发出一种商讨家族大事的严肃。

他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半晌后,才有些艰难的开口。

“不用担心他会不会被冻死,阿尔克巴雷诺的两位,他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也就是请你们过来回收的‘货物’。”首领顿了顿,给了风和Reborn足够的惊诧时间。

Reborn扣紧礼帽,稍有玩味的笑道,“我并不认为这小子的身体能成为我们亲自前来领取他的资本。一点都不迷人。”越是开玩笑的语气,越是危险。他墨黑眸子里闪过的不悦说明了一切。

首领将少年胸袋里的徽章取出,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眯起了承载着睿智与收敛潜伏的锐利的眼睛,承认道:“是的,Reborn先生。他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孩子,甚至他还不如一个普通孩子。但是他的父亲是泽田家光。你认为,泽田家光的孩子将会是一个普通孩子吗?”

“泽田家光?那位十年前因公殉职的外门顾问?请恕在下直言,在下并不相信他会结婚,并且有一个儿子。”风似笑非笑的敲打着桌面,慢悠悠的哒哒声说明此人并不相信这个荒谬的解释。

他并不信

“不会错的”首领冷静回答“这孩子之前一直生活在日本,不知为何被送来了意大利。虽然很可疑,但他是深夜被送到西蒙家大门前的——在周围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他身上只带了一个Vongolo的家族标签。通过检验,是泽田家光的所有物,而他的血液也与泽田家光留在信息库内的相匹配。”

“他确实是泽田家光的孩子。十年前的泽田家光与妻子泽田奈奈被害后,这孩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被抹除了踪迹,从未出现过。而半个月前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昏睡在大门后。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谁带他来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哦?难不成是个傻子,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吗?”Reborn随口一提,无意识在手心把玩的捷克,上了膛的手枪在手心旋转,修长指尖不经意勾住柄手,也不怕走火,像是个优雅的芭蕾舞演者摆弄自己高超的技术与信心。直到玩够了才利落的装上消声器向墙角开了一枪。

“咻—”短促而微弱地划破空间,子弹准确没入沙发床上方的墙里,留下一道黑漆漆的小圆洞,正在还不省人事的少年鼻尖上方。

死亡离他很近。

不想,首领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他的确是个傻子,Reborn先生。他的双商都不高,是个亲眼目睹父母死亡而吓傻了的小可怜。他着实不适合里世界。”

“明明可以找一户愿意收留他的人家,你知道这并不难。”风按住Reborn继续把玩枪的手,笑眯眯道。

“问题就在这。”首领捏紧眉头,头痛似的捏了捏太阳穴,半百的头发似乎又失去了几分颜色,枯燥极了。

“你看……再过三十秒,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不这么做了。”首领抬起头,看了一眼挂的很高的素色钟表,秒针正慢悠悠的晃到手写体的罗马数字12上。

“这……”眼前的景象纵是Reborn也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很快恢复了绅士的冷静,抬手用枪口抵住帽沿,漆黑的看不见底的眸子闪过一丝玩味似的疯狂。

“真有趣。”

———————2.end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