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all27】来接小鬼回家吧!(2)

*主v27
*甜到爆的日常系
*架空
*外向孤独症幼27
上篇小鬼1
—————

“…………”
“…………………”
“……………QAQ”
“垃……小鬼,别哭。”

小孩刷的白了一张小脸,蜜棕色的大眼睛硬是把摇摇欲坠的眼泪憋住,不知道的还以为xanxus再欺负他呢。

xanxus是斯库瓦罗的哥哥,虽然他们都不是很想承认对方。他们住的这条意呆利街是并盛市有名的外裔居住地,这条街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外国人,不知为什么都选择来到这个说不上繁华但看着很顺眼的市。

而兄弟俩的小公寓则是在意呆利街的一个区,叫瓦利安。正处于中二阶段的某少年自幼称霸瓦利安(孩子王),打架斗殴无恶不作,臭名远扬,其恶劣程度令人发指,连他们的父母都被气得环球旅行去了。只是拜托隔壁彭格列区的九代先生帮忙照顾着。

其实xanxus样貌很得分,而且别人不惹怒他他也不会去主动打别人,成绩也说算得过去,非常符合现在国中怀春女孩心目中的霸道总裁或是霸道校草。但是他脾气实在是太坏了,女孩们接近一点点都会被吓回去。听隔壁区的尤尼小姐说,xanxus的名字甚至可以止婴儿夜啼。

因为xanxus看不起任何人而被孤立,加上弟弟斯库瓦罗也是个不爱好好交流的人,导致他现在根本不知道以怎样的表情去面对这样一个小小软软的小家伙。

斯库瓦罗有过跟纲吉相处的经历,明显是他更受纲吉欢迎。他愉悦地揉揉躲到身后不肯出来的软毛小刺猬,仰头对xanxus大吼——

“voi——混/蛋哥哥!!!!!!你吓着他了!!!!”

“嘤……”纲吉被斯库瓦罗的大嗓门吓的一抖,更紧的抱住他的腿了。
xanxus表面漫不经心的垂下眼眸,似乎很冷静的回答道:“吵死了垃圾……这家伙什么来历,为什么要带回来?”

“那个老不死的让我们收养的!voi———!!!混/蛋你该不会是忘了吧!!!”斯库瓦罗把门拍的啪啪响,一头好看的银发发梢都被气得微微炸开。

“啊……麻烦死了,扔掉。”xanxus直起探向纲吉的身子,高大的身型靠在门框上,把门遮的严严实实——摆明了不想让他们进入。

所以说xanxus你这样是要遭报应的是要后悔的!

斯库瓦罗气结,正要举起拳头向他亲爱的哥哥“问候”,一股小小的力道扯住他的衣角。

一回头,是纲吉。他深深的埋下头,微长的刘海遮住大半的圆脸,糯糯的嗓音此时带着颤抖,却出奇的冷静:“斯夸罗哥哥……我是不是不该来啊……”

斯库瓦罗有些头疼。纲吉是他一次群架后遇到的孩子,明明害怕的要死还坚持给他上药,懦弱却善良的性格吸引了他,给他一种从小到大都没有过的被关心的温暖。然后他时不时就去纲吉所在的孤儿院,耐着暴躁的性子陪他。他最清楚纲吉敏感的心灵。这个八岁孩子的内心其实很成熟,成熟的有些让人心疼。又太软弱,小心翼翼的的让人哭笑不得。他什么都明白,又顾虑的太多。

太老实了,泽田纲吉,这样会被欺负的。

斯库瓦罗十分不爽地看向,锐利的像把剑的眼神直射xanxus,分明在说“你忍心看他再会孤儿院?你的良心呢?不会痛吗?”

这下即使是xanxus这种脸皮厚,心肠冷的人也忍受不了自己刚刚小家子气的行为。他不喜欢家里突然出现一个要长期同居的陌生人,但是正处于雌雄莫辨时期的纲吉多多少少激发了他骨子里隐藏的大男子性情。于是尴尬的挪挪地,让出一条缝——

“跟你开玩笑的……快点滚进去,别在家门口丢人现眼!”

所以说你太别扭了,xanxus。

他以一种僵硬的表情走进厨房,十分不友善的端出刚热过的饭菜。

这边斯库瓦罗抱起小纲吉,像是哄小动物一样用瘦削的下巴蹭蹭小孩的耳后,尽量用轻柔些的语气安慰着:“不怕,他不会赶你出去的,我们是家人。”迷一般的顿了顿,“现在我们去洗手吃晚饭。”
他让纲吉坐在腿上,自己则坐在门槛上给他换鞋。都是提前准备好的,连拖鞋都是十分合脚的小白兔拖鞋。

斯库瓦罗动了动有些酸痛的手臂——在上个月剑术大赛不慎受伤的左手腕至今还不能承受任何重物,抱着纲吉回来已经是极限了。

纲吉很懂事的选择自己走,跟着斯库瓦罗走进一楼的卫生间,乖巧的用洗手液仔仔细细搓洗两边才接过斯库瓦罗抵来的新擦手巾,也是一个白色的小兔子图案。

所以说斯库瓦罗你承认吧你就是个正太控加兔子控!

两个大男人的家意外的很整齐。先不说xanxus微微的洁癖,光是斯库瓦罗重度强迫症就不能忍受家里有一丝不协调。

总的来说,这两兄弟的生活意外的还不错。当然,忽略掉他们强大的破坏力还有互看不顺眼的“小打闹”。

xanxus和斯库瓦罗都是会做饭的,今天正好轮到xanxus做晚饭。

主食是胡萝卜炒饭,黄澄澄的胡萝卜配上饱满嚼劲十足的米饭,再来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味增汤,简直是幸福至极。因为是晚饭,配菜并不是十分丰盛。隔壁彩虹区的风还有瓦利安区另一户人家路斯利亚十分热情的送给邻居自家腌的咸菜,酸酸甜甜的地姜和水灵灵的酸豆角只要一小碟就足以让人大开胃口。

都是长身体的年纪,运动量惊人的少年们当然不会在自家兄弟装什么矜持,当然是吃到饱才算好。只是当xanxus第三次放下空空的饭碗时,他无意中发现某个棕毛小孩还在苦着一张脸扒着剩下大半碗的炒饭。xanxus一看就知道这孩子连第一碗都没吃完。

饭前纲吉就小声告诉xanxus自己饭量小,表示不需要吃太多饭,xanxus才翻箱倒柜找到一个不知道什么用处的巴掌大的小碗,给人盛了大半碗。等他解决掉第三碗炒饭时抬头再看,纲吉仍然抱着这么多的饭吭哧坑哧埋头苦吃。

他十分不爽的“啧”一声,筷子不轻不重的敲到正一颤一颤的棕毛上,冷声道:“小鬼,你在嫌弃我的手艺?”

颤动的棕毛明显一僵,棕瞳怯生生的望向xanxus,鼓起的腮帮子里不时动一动,像一只偷吃的仓鼠。仓鼠摇摇头,咽下口中的饭小心翼翼道:“胡萝卜……”

是不喜欢吃胡萝卜啊。

他当然知道到别人家吃饭不能拒绝自己不喜欢吃的食物,这是对别人厨艺的不尊重,更何况这样的炒饭对他来说是极大的美味。但是……他就是不爱吃胡萝卜啊QAQ。

xanxus再次啧一声,看着小孩明显跑神的小脸,抬手把他碗里的胡萝卜捡到自己碗里。

“仅此一次。”他面无表情地再给自己盛一碗。

“嗯嗯!”小孩再次塞满了腮帮子,大力地点头。

看起来好凶……但是人好好哦!纲吉出神的想。然后一不小心,就吃多了:-D。

斯库瓦罗撇了一眼摊在椅子上正在认真研究自己鼓起的小肚皮的纲吉,往嘴里塞一块酸豆角。

有个小孩,真不赖。他若有所思想道。

晚饭后由斯库瓦罗处理碗筷,xanxus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捣鼓什么东西了。斯库瓦罗拍拍手,将防止掉到水里才扎起的长发散开,拎起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纲吉出门遛弯。

这时xanxus从楼上下来,往穿好鞋要向外走的纲吉脖子上挂了什么。又揉揉他的脑袋:“不喜欢吃的东西要跟我说。”他扭开视线,努力忽视小孩投来的惊讶的目光,顺手捏捏小孩的脸“这就是你家,需要什么就说。”

“嗯!”纲吉用力点了一下头,小脸扬起一个稚嫩的笑容,“谢谢你!……xanxus大哥!”说完,就害羞的跑出去,主动牵起外面等候已久的斯库瓦罗的手。

有个小孩感觉不错。xanxus若有所思。

所以说兄弟俩连感受都一样吗????还有,这豆腐好吃吗???

门外的纲吉乖乖牵着斯库瓦罗的手,好奇的看着黄昏下的意呆利街,与孤儿院完全不同的新奇的景色在眼前绽放。捏着挂在脖子上的橙色小布囊,钥匙形状的金属被轻轻地摩挲。纲吉这才感觉,自己有一个家了。

—————————
猜猜遛弯会遇见谁?
这个世界设定还有一部分没说以后再说!
我个人觉得xanxus如果不是原作身份的话,应该是非常细心的人。不觉得居家好男人x别扭暴躁又关心人的设定很好吗!!!!还有关于兄弟俩为什么很快接受纲吉,我真的只是想写甜饼啊我不知道怎么弥补这个bug啊!!!

评论 ( 11 )
热度 ( 104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