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1)

2018.2.7薄荷糖有点凉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准确来说,是并盛市所有国中生的狂欢日。

没错,今天是并盛市各大中学开散学会的日子!代表着寒假的开始!这对于忙碌了一学期的国中生们来说,简直是穿透乌云后的一束灿烂阳光,希望的曙光!在下一学期来临之前,他们会在这段时间里尽情消费自己的欢乐。

似乎是应了景。刚飘雪的街道何处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红色挂件,各种看起来就手感极佳的毛绒玩具和漂亮的冬装足足的吸引了刚散学女孩们的眼球。

男孩子们当然不会去关注这些。他们抱着摞的高高的书,单肩包十分随意的拖了很长,三五成群商量着怎么规划这个寒假,要去某某亲戚家好好玩一个月之类的。

朝气蓬勃的少年少女,不论这次散学考试的成绩如何,也不管回到家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依旧各个讨论的面红耳赤,眼睛里闪烁着喜悦而晶亮的光。青春在他们身上挥洒的淋漓尽致,轻狂无谓的他们还未被扣上成年后紧张的枷锁,轻松的模样引来街上一众路人的抿唇轻笑,仿佛回到了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

除了云雀恭弥。

云雀是并盛中学一名不普通的国二生。成绩在学校名列前茅,性格孤僻不怎么爱与别人交流,但也不是什么社交恐惧,正是女孩们喜欢的那款高冷校草。女孩们经常被他带着东方人精致的面容吸引,谁都抵不住低沉好听的嗓音和他有流光划过的凤眸。

说是不普通,其实还不和大家一样是一个学生?只不过各方面都很突出而已,却遭受来自全校男生的嫉妒。

云雀在开完散学典礼后并没有急着回家。他昨晚整理资料到凌晨,又因为起床迟了十分钟从而错过了早间天气预报,不知道今天有大雪,所以没有带伞。本来以他的受欢迎程度,邀请他同用一把伞的人应该排成了队。但介于平常大家都明白云雀不爱群聚的性子,又被假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竟造成了现在云雀被困学校的局面。

不急,外面的雪才刚小一些。云雀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茸很快就把地面蒙上一层浅浅的白。

微微颤动的笔尖在白纸上划下最后一个炭黑字体,待字晾干后把一叠报告磕了磕装进文件夹才算完工。一片酸涩的眼睛眯起,手指还去摸索桌位里备用的眼药水。

嘶……药水有些刺激的凉意迅速包裹眼球,上挑的眼角一片湿润。

天黑了。霓虹灯在一瞬间照亮夜晚,漫天雪花被映衬的分外明显。云雀估算了一下时间,接近闭校时间了。于是把自己不多的文具收拾一下,单肩背上背包向外走。

将手插进口袋时,一块四方形的硬盒戳到指尖上,冰冷的触感使他有些不舒服。掏出一看,是一盒绿色包装的薄荷糖,含片状的。

再联想到今天午休用便当时拒绝的一个女生,他送来的礼袋里只有一个绿盒子还有一封信。信不知道被他放到哪里,不过糖果留了下来。

明明不爱吃糖的。修长的手指挑开包装,指尖不经意划过“限量版”的金色字眼。打开盖子,一股清淡的薄荷香悄然弥漫,小巧的糖果做的十分精致。

倒出两颗塞到嘴里,然后习惯性的向冻僵的双手哈气,呼吸间是淡淡的薄荷香。但是薄荷带来的冷意,纵是云雀这样随意的人也不喜的微微皱了眉。

所以他只好双手插进冰冷的校服口袋,不再哈气。向特地给他留了一道小门的门卫爷爷表示感谢后,云雀独自一人漫无边际得走在大街上。

街上没什么人了。毕竟是冬天,雪下的又大,没有人愿意冒着大雪出来活动。即使是一边开店的老板们,也懒洋洋的拉上玻璃门,空调的暖气使得他们的店门雾蒙蒙的,只有电视发出的细微声音透过玻璃传到街上,稍微增加了些人气。

今晚不吃饭了。他草率定下结论,懒惰实在让他没劲去做任何事。

昏暗灯光下暖橙色的光晕显得十分温暖,雪粒间夹杂的风轻轻掠过苍白的脸颊,有些刺痛。他用手拢了拢肩上挂着的黑围巾,加快了步伐。

再走几步,是并盛小学了。小学比中学早放几天假,所以几天前这里就变的冷冷清清了。按理说是空无一人的街道,却在学校门旁的石墩旁发现一个小小的团子。

是个小学生,还穿着脏兮兮的校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校门口。云雀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看那个抱膝躲在路边的孩子被一层暖光拢住,伸出手指在地上划拉着什么,看上去十分寂寞。

云雀的视力仅供他看到小孩棕色的脑袋,毛茸茸的发看起来就很想让人揉一揉。他低着头,云雀只能勉强看到小孩的发璇。再悄悄走近几步。他发现这个孩子在发抖,却不像是在哭。

“咔嚓—”短促的树枝被踩断的声在音这寂静的街道上传出,惊吓到那个发呆的孩子。小孩一哆嗦,收回脏兮兮的手指,一双水润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看向他。

小男孩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他沉默了一会,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在云雀感到无聊想要离开时开口。

“请问……您可以收留我一晚吗?”说完小孩就觉得自己的话太好笑了。他懊恼的皱了眉,谁会无缘无故收养一个不认识的孩子?

云雀也是那么认为的。不过他是认为这个孩子简直是太有趣了,随随便便让别人带他回家,然后被人卖掉?

他愈发的对这个古怪的孩子起了兴趣,勾起一抹浅笑俯下身子凑近了看他——这孩子有些怕他,几乎是在他凑过来的同时就条件反射向后仰了仰,又很快保持之前抬头的动作。

因为凑得太近了,小孩几乎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有薄荷特殊的清凉味,清清冷冷不近人意。

“我为什么要带你回去?我不认识你。”他饶有兴致地开口。既然有时间,就逗逗这个孩子吧。云雀突然对这些平常觉得无聊的事感兴趣了,心情有些愉悦的想到。

小孩瞪圆了眼睛,这使他本来就很大的眼显得更大了,看起来像是毫无防备的小兽。

“我叫做泽田纲吉,并盛小学三年级!”他飞快地说道,蜜棕色的眼瞳中是大大的哀求。“这下您就认识我了!”

云雀小小的被惊讶了一下,并没有想到这个被用烂的搭讪方式会从这个小鬼嘴里冒出来。而且很有趣,很适合他这个无聊假期里的消遣,他想。

“云雀恭弥。”他礼尚往来告诉了纲吉自己的名字,又想了想,顺手把口袋里刚被自己捂热的绿皮盒子扔到少年怀里,不去管他满脸不可置信,头也不回的走开——

“走吧。”

………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一半是后悔他当时太过潇洒的举动,一半是觉得这孩子实在太烦了,他根本不应该脑子一热给自己找一个天大的麻烦!

这个名叫泽田纲吉的脏小孩捏着他给的薄荷糖,眼睛满满的崇拜闪闪发光的看着他,一点也不压抑自己的喜悦和崇拜。

他想感激云雀,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笨拙的找话题希望能和云雀聊起来。

“云雀哥哥超帅!”他努力咽下腮帮子里的糖果,激动的满脸通红。

“我听说过云雀哥哥!我们班的女生好像都很喜欢你!”他用食指抠抠脸颊,有些苦恼道。

“还有很多男生对您很不满……不过我知道云雀哥哥很温柔啦!”

“啧……”云雀被烦的黑了半张脸,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小孩毛茸茸的脑袋,颇为嫌弃他的小短腿,“走快点。”

“是!”小孩像是没听出来话里的讽刺,更加卖力的跨大步子,低下头努力追上前面修长迈开的长腿。

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停了。地上积了薄薄一层白色被印上了两串脚印,一大一小,交错穿插着一直往前,通往被黑暗淹没的街尾,又被不时闪烁的路灯照亮。明明是寂静的夜晚,却被小孩有些激动的声音划破安静,染上了半点暖意。

“云雀哥哥。”小孩突然停住脚步。

“嗯?”云雀也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微微侧身看向慢了几步的纲吉。

“薄荷糖太凉了,冬天还是吃奶糖吧。”小孩苦皱了一张小脸,纠结着呼吸间薄荷给他口腔带来的凉意。

“嗯。”简简单单的答应了下来,等纲吉快步跟上才又迈开步伐。

———薄荷糖也很甜啊———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