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3)

2018.2.9我喜欢金平糖



“早上好,云雀哥哥。”小孩被刺眼的阳光叫醒,抱着被子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嗯。”云雀赤脚踩在地板上,身上的睡衣已经换成了惯穿的衬衫与牛仔裤,一手端着早饭,一手把昨晚洗好并烘干的校服丢到纲吉头上。

奇怪?他不会冷吗?纲吉揉揉惺忪的双眼,把头上的校服拿下来歪头想道。

下一秒,小孩脸颊爆红,头顶隐约可见蒸汽喷发。

真是……真是太羞耻了!他的那条印有小黄鸟的内裤居然居然居然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衣服上!说起来从昨晚洗过澡到现在都因为没有换洗的内衣所以一直是真空啊!泽田纲吉你不愧是个废物吗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啊啊啊丢死人了!云雀哥哥绝对绝对会嫌弃的一把烧了这套睡衣吧绝对吧!

所以说……

“小动物,你在做什么?”一旁围观了纲吉一张小脸从懵懵到羞涩到爆红到羞愧的想要自尽再狠狠把脸拍进衣服里——顺便一说第一件衣服是他觉得很不错的小黄鸟印花的内裤。

半倚在餐桌上的云雀歪歪头,心情有些微妙。

纲吉愣了三秒发现自己的表情已被旁边的云雀看穿后,一个鲤鱼打滚翻身从沙发上蹦下来可见其身手矫健骨骼惊奇定是千年难得的武功奇才——个鬼。

云雀目睹了纲吉一个挺身没翻起来只好满脸憋屈慢慢爬下来却不巧毯子缠住了他的脚然后以一个看起来就很疼的姿势摔趴的全过程。

正当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他愕然发现纲吉被毯子缠到了一起还在苦苦挣扎。

“唔!唔唔!云雀哥哥救命QAQ!”

啧,真不想救。

本着最后一丝尚存的人性,云雀还是决定送佛送到西(???)。

“不要动。”冷冷清清的声音没有起伏,正在乱扑腾的纲吉一下子停了下来,睁大眼睛看着云雀。

云雀放下手中的牛奶杯子,蹲下来,慢条斯理地把缠在纲吉身上的毯子抖开。

纲吉:得,得救了QAQ

连滚带爬抱起衣服向云雀鞠躬道谢,然后飞一般的跑进卫生间换衣服,只听到身后一句“快点整理好自己,待会去超市。”

去去去超市?难不成要把自己卖了换巧克力吃?不对啊我这种废柴谁会要啊即使要了估计也治不了多少钱哈哈哈哈买不了一块巧克力的绝对的绝对的……

所以说自己连一块巧克力的价格都不值了吗?纲吉飞快的吐槽,手上换衣服的动作都提了几个速度。

可是……我喜欢金平糖,妈妈做的……

他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仿佛还在回味似的咂咂嘴。

他想起来妈妈会用很长的时间熬糖汁,再加入食用色素,有时会倒进去一些果汁,然后装进精密的磨具里。

成型的金平糖十分好看,像是带着妈妈的温柔光辉一样。味道也不是普通的白糖味,妈妈会放进去一些酸酸的水果汁,吃起来就停不下来了。

这样的金平糖,他已经很久没吃到了……

“泽田纲吉,你是掉进马桶里了吗?”门外的声音开始不耐烦了,冷了好几度的空气使纲吉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是!马上就好!”他匆匆忙忙用毛巾擦干净脸,脸额头上的疼痛都被忘记了。

打开门,等候多时的云雀挑眉,合上手机盖:“走吧。”一点空隙都不给他转头就走。

纲吉麻利地套上鞋子小跑跟上去,大门轰隆一声被关上。

隔绝了餐桌上哭唧唧的面包。

纲吉你不觉得你少了些什么吗?凉透了的牛奶冷漠地躺在杯子里。

………

并盛最好的超市就在云雀家不远。这里邻近一条商业街,即使是工作日的客流量都不可小觑,更别说现在是假期,超市里人山人海。

并盛小学的校服是日常都能穿的款式。加绒白衬衫外面套一脸深蓝色的无袖毛线马甲在开了暖气的超市完全不会冷。即使现在没有长开,穿上这身搭配的纲吉是个可爱的小娃娃。带着婴儿肥小脸似乎有些羞涩,怯生生藏在身边的男孩子的后面。

男孩黑发黑眼,微微上挑的凤眸看起来别然一番锐利,隐隐有着长成的修长身型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黑色薄风衣上端解开两粒纽扣,露出内里的衬衫,线条优美的一双腿紧贴着深色牛仔裤。男孩大概才十三四岁,面色冷清不近人意,但是和身后可爱的小孩一起却没有任何维和感,甚至看起来十分融洽。

谁又能想到他们是昨晚才认识的呢?他们也不能说清楚为什么才认识的人会熟捻到自己都未能发觉的程度。

云雀突然有着后悔这个时间来超市了,因为太多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这里,让他很不舒服。但看到棕毛小动物一脸兴奋的样子,心里的烦躁又平静了不少。

他从来不是什么有闲情雅致的人,所以一进超市就捡人少的地方走,直奔生活区。在纲吉东张西望的一小会礼,就把一系列儿童用品,包括内裤,牙刷,小毛巾一类的全部扔进购物车。

刚回过神的纲吉看见购物车里的内裤,脸又刷的红了。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

废话,看身形就知道了。

对视了几秒的两人用眼神一问一答,然后十分默契的扭过头各干各的事,只是忽略掉纲吉微酸的脖子……

淦!没事长这么高干嘛!纲吉敢怒不敢言。

十分钟后,累的气喘吁吁的纲吉和云雀从人最多的果蔬鱼虾区走出来,收获一大堆新鲜食品,收获满满!云雀清算了一下堆了大半个车篮的必需品,然后带着神游的纲吉去前台付钱。

路过服装区的时候,两人突然同时盯到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家儿童服装店,从三岁到十二岁的各类服饰基本上都有。云雀盯上的是一件印着小黄鸟花纹白色为底色的睡衣,而纲吉则是盯上了睡衣前的金平糖。

“糖!”金平糖看到没有金平糖天哪天哪天哪是金平糖啊啊啊啊啊!

“睡衣。”看起来很可爱挺适合小动物的嗯没错买了吧挺喜欢的。

两人相视一点头,达成了共识。

这时,导购小姐走过来。小孩子的心思她比谁都懂,所以一眼就看出了两个小孩的意思。

“我们店的这款睡衣正在促销,只剩下了两个比较难卖的码号没有卖出。现在买可以打七折,而且会送一盒金平糖还有一个大型的毛绒玩偶哦!如果喜欢可以试一试,这件睡衣可是今年的流行款!剩下的两个码号正好是你们可以穿的呢!”导购小姐的眼尖,再加上两个小孩也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来意,简单介绍了两句就单刀直入。

“买。”云雀掌管财政大权,直接下达命令。

导购小姐表示这种客人就是爽快我喜欢!然后很麻利的包装好两件睡衣,还附带着两个快有半个纲吉大的小黄鸟和两大瓶金平糖。

带回去有点麻烦,所以找人帮忙吧。付完钱的云雀摸摸下巴,然后果断打开手机。

“哲矢,并盛超市。”

然后挂断。

被玩偶淹没的纲吉正试图伸手去够罐子里的金平糖:啊???

云雀瞥了他一眼,把塑料袋放在地上,帮纲吉拧开盖子,然后自顾自抓了一把金平糖在旁边磕。

纲吉还以为是云雀大发好心给自己拿的,发现与想像相违背后才气呼呼地自食其力。

看着蔫蔫的纲吉一颗一颗往嘴里数糖,云雀突然觉得小动物好像挺可爱的。眼睛很大,除了有点烦以外还是挺可爱的。他在心里补充一句。烦表示小动物生命体制健康,好事,可以慢慢养。

被盯上的纲吉瞬间感到背后毛毛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连带着蔫下来棕毛都炸开了。这就是小动物的直觉?他在心里吐槽道。所以说他是什么时候接受这个设定的?而且云雀哥哥说好的我只借住一晚上的呢怎么这架势是要长期饲养了???

而正在磕金平糖的云雀扭头表示,哲矢太慢了。

————金平糖有点暖————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