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4)

2018.2.10也许你会喜欢上棉花糖热可可



草壁哲矢,并中三年级,典型的年龄和脸反向生长,是云雀唯一的朋友。

才怪。

什么朋友明明是恭先生的小弟!为了恭先生的生活事业学业三观爱情亲情友情等等等操碎了心的男人,坚强,勇敢,足智多谋,而且就是喜欢当小弟!

事实上他在小学四年级就认识了云雀,那时的他还是校霸,还不会每天提前半小时来整理飞机头,还没有这幅大叔脸还有超正经的表情,还没有被云雀打倒……

打倒这段记忆太丢人就不说了!

总之,云雀的得力副手(自命)就是了。

其实云雀并没有那个组建什么什么非法群聚组织的兴致,不过既然有人想给他当免费跑腿的,就就毫不留情的用就是了。

而深知云雀想法的草壁则是对他的憧憬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跑腿这种小事尽管交给我!您只需要好好的拯救世界拯救未来当一个威风堂堂霸气外露不近人意高冷傲慢的恭先生就好了!

然而现在……

恭先生你旁边那个小家伙是生命体没错吧是人没错吧是活着的人类吧而且和你贴的很近啊先生您真的没有丧失五感吗真的允许他这样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也许是草壁的眼神太过于炙热,抱着玩偶和糖果的纲吉被看得很不舒服地缩了缩肩膀。

一瞬间,正在观察纲吉单薄的小身板的草壁感受到了来自前方危及生命的视线。

看不起看不透看不懂!自知保命的草壁赶紧提溜着大包小包低头向前走,表示眼不见为好。

纲吉吃力地抱着两个玩偶,还要费力用空出来的手拎着两瓶体积不小的金平糖,这些东西几乎要把他淹没在马路上。

他看看旁边悠闲自得双手插在口袋里看风景的云雀,再扭头看看后面挂满袋子的草壁,沉默了几秒,蹭到云雀旁边。

“云雀哥哥,帮我个忙好不好?”纲吉用肩膀碰了碰云雀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道。

云雀十分不客气的拒绝:“不要。”

纲吉欲哭无泪,把快要滑下来的小黄鸟再往上垫垫,硬是厚着脸皮粘过去:“云雀——哥哥!你帮帮我吧!”

“你是在命令我?”云雀饶有兴致的挑眉,烟蓝色的漂亮眸子划过一丝趣味,“不要想试图命令我,泽田纲吉。”

哥哥这是……中二病?虽然不是很懂中二病是什么意思,但是纲吉深信这个词绝对适合云雀。他看见云雀略带诡异的眼神,哆嗦了一下,赶紧讨好:“怎么会!我是在请求您!强大云雀哥哥!强大的肉食动物要帮帮弱小的草食动物吗?”然后狠狠在心里唾弃自己:泽田纲吉你个橡皮脸!

“呵。”云雀轻笑,听他油嘴滑舌讲了好一会才勉强答应。

不过他拿走的不是让纲吉困扰的小黄鸟,而是两瓶金平糖。纲吉幼小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谁让人家是金主呢。

才不到十分钟就到家了。云雀一到家就好像解脱了似的钻进房间,还锁上了门,只留下小纲吉和草壁面面相觑。

半晌,两人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开始整理买回来的菜。

草壁不是第一次帮拎东西,也不是第一次到云雀家帮他整理冰箱。具本人回忆,不会做饭的副手不是好副手,所以他就连夜跟着妈妈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菜系。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他从未看过在云雀家出现的小孩,也能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虽然有一些……不可描述的…错误令人费解。

俩人都觉得对方易亲近的人,不一会就聊开了。

“你是说……恭先生昨晚收留了您并且准备长期收留?”草壁正在把塑料袋里刚买的抽纸往桌上摆,有些诧异。

“嗯……没错……”纲吉搬来小板凳,跌跌撞撞地踩上去,把面条放到较高的壁柜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跳下来,“事实上我也不清楚云雀哥哥是怎么想的……不过我觉得他是个好人!很贴心!”贴心的连我的内裤码号都知道!最后一句纲吉没敢说。

草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没有自己可以做的后有些拘谨地坐到沙发上看小孩忙活着。

真奇怪,明明是昨天刚来的小孩,却比自己待在这里还要自然,其实自己认识恭先生的时间更长啊。草壁不由得感叹道,难道小孩子都很快适应新环境吗?

这时,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伸过来,端着一个白瓷杯。

草壁下意识地接过杯子,揭开杯盖。

这,这是?

“这是棉花糖热可可!”小孩一只手捧着托盘,另一只手挠挠后脑勺,眯眼露出一个略有羞涩的笑,“我找不到云雀哥哥家的茶叶,只好泡了刚从超市买的可可粉,可以暖暖身子——毕竟刚从外面进来会很冷吧?希望你喜欢!”

草壁怔怔地道了谢,看到纲吉礼貌地敲敲云雀的房门,在被拒绝后有些失落的把托盘放到地上,小大人一般嘱咐了几句,才从厨房端来自己的那份,乖乖巧巧坐到自己身边,小孩子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

有些惊讶。草壁想,不论是超市前藏在恭先生身后,还是回来路上请求恭先生帮他分担一些物品,还是刚才帮恭先生冲一杯暖身的热可可,这都是从未在恭先生身边看见过的。这个看起来十分内敛的小孩似乎出奇的合恭先生的气场。

这时,纲吉已经拧开金平糖的盖子,把糖果凑到草壁面前:“我想……在午饭前适当的糖果会开胃些……草壁哥哥,要来一些吗?”

啊,真是礼貌地孩子呢。

“云雀哥哥好像不是很喜欢甜的东西。但是冬天吃一些甜食会帮助身体抵御寒冷的,所以应该适当的吃一些才对。”纲吉抓了一把糖果,把罐子放回茶几上,“草壁哥哥,你会做饭吗?我不会做饭,云雀哥哥好像也没有出来的意思,可以麻烦你帮忙做一顿午饭吗?否则我们都要饿肚子了……”他苦着一张小脸。

“当,当然可以!”草壁喝完最后一口热可可,橘子酱馅的棉花糖适当的冲散口中的甜腻。他赶忙先起身,往厨房走去,还询问着,“番茄炒蛋,虾仁豌豆还有味增汤,可以吗?”

纲吉点点头,嘴角沾有热可可的褐色液体:“谢谢你,草壁哥哥!真是帮大忙了!”

草壁没敢看纲吉睁得大大的双眼,闷头钻进厨房,弄的纲吉还以为自己笑得很难看呢。

“没那么夸张吧?”他趴在茶几上喃喃道,有些郁闷地用勺子把棉花糖压下去,在看他浮上来,洁白的糖霜被染成了褐色。

“啊……云雀哥哥再不喝会凉掉的……”他失落的叹气,不知是说给谁听。

————棉花糖和热可可都好甜,不喜欢————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