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7)

2018.2.13用黑糖话梅暖暖心吧



纲吉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难得出了太阳,灿金色的光束透过窗帘揉揉照在脸上,鼻子轻轻翕动闻到了某种淡淡的酸味。

啊啊,好熟悉的味道,很像妈妈身上带着的呢。

酸酸的……带着清晨露珠的凉爽……能够勾起味蕾渐渐苏醒。

模模糊糊中看见有人从身边走过,从未关上的门缝看到有人在料理台前忙碌,咕咚咕咚冒着热气的锅还有熟悉的刀刃与菜板碰撞声,一切都好熟悉,好温暖。

“醒醒。”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这么说着。

不像妈妈啊……那就不理了……纲吉小小的打个哈欠,转个身面朝沙发靠背。

云雀难得地沉默了,看了看把小屁股对着他的纲吉,看在他昨晚又是哭又是闹看起来很惨的面子下,选择了温和一些的叫醒方法。

“数学试卷只有十五分的泽田纲吉,下课后到办公室一趟。”

“吚—————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了!!!”迅速从沙发上弹起的某只闭眼哀嚎。

“呵。”

云雀轻笑,把昨天纲吉从山本家带来的书包连同揉成卫生纸的试卷扔到角落,拎着纲吉睡衣的后领走进卫生间。

“自己洗,还是我帮你洗?”

“云雀哥哥我自己洗不劳烦您亲自动手了!”清醒了的纲吉毅然保护了自己的生命。

“哼。”

回应他的是一道冷哼还有散发着不明意味的关门声。

纲吉踮起脚去够洗漱台上的牙膏,然后仔细刷牙,细腻的泡沫带着柠檬的清香。

昨晚好丢脸啊……居然那么轻易就哭出声了真是丢死人了,还在云雀哥哥身上压了一晚上他肯定没睡好啊完蛋了不会不长了吧不长的话云雀哥哥会不会教训我啊绝对吧绝对吧啊啊啊果然罪大恶极了泽田纲吉你完蛋了而且云雀哥哥的发烧还没有好吧身体还很虚弱吧还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绝对会更严重吧刚才都听到他的鼻音了天哪我果然是个傻子吧居然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还让他叫我起来而且之前在厨房里忙活的果然也是云雀学长吧没错吧居然身为病人还要做早饭我有罪啊有罪啊!!!

等等,云雀哥哥怎么知道我的试卷分数的?纲吉用毛巾捂住半个通红的脸。

一切洗漱完毕后,纲吉熟练地跑到厨房,获得热乎乎的面包*2,热乎乎的牛奶*1,蒸得软糯的胡萝卜*1。

纲吉沉默着看看他并不爱吃的胡萝卜已经连续三天出现在早餐菜单上时,深深的陷入纠结——云雀哥哥你告诉我,是什么令你产生了我喜欢吃胡萝卜的错觉!

三口两口解决掉早饭的纲吉,一边含着太妃糖,一边摸出几天没动的假期作业出来写。

这题……不会耶……

这题……好像也不会呢……

这题我会!我会!我……怎么算的和答案不一样………

半个小时后,纲吉灰暗地抱着作业蹲在角落,面条宽的泪水流了满地。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数学这种丧心病狂的科目阿喂!

果然是我太蠢了吗?

“啊,居然自己就发现了。”

发现什么?

“你很蠢的事实。”

什么?云雀哥哥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啊啊。”

云雀……等等云雀哥哥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你这个样子我是会心脏病的!无意间抬头就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我会以为是闹鬼的!

云雀哼了一声,拍掉小动物怀里的作业本把他拎起来,走进厨房。

云雀哥哥我的作业啊作业啊还有你一个国中生臂力那么棒棒的吗你是不是拎上瘾了阿喂!

云雀不予回答。

双开冰箱的冷冻室,第三个抽屉。还有着苍白的指尖划过表面,然后利落的拉开抽屉。

“这,这是——”

半透明的黑褐色糖晶闪烁着“快来吃我啊”的美味光泽,中间包裹着一颗去核话梅,纲吉一看就不自主的想到了话梅酸甜爽沥的口感中和了甜苦结合的特殊味道。

手工制作的。纲吉确定。

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屉,每颗都有核桃仁那么大。做这个东西很麻烦,没想到云雀哥哥居然会带病做这个!

云雀淡淡的撇他一眼,冷声道:“草壁给的。”

纲吉冷漠:哦。

云雀以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抱臂靠在料理台上,向外看的视线明显有一股不自觉注意到纲吉。

纲吉忍不住爪子,抠下一块往嘴里一塞——

“嘶!好凉!牙齿要冻掉了!”纲吉龇牙咧嘴,就差没满地打滚了。

大冬天吃冰箱里的,该!

唔……糖有点苦,话梅有点酸……

“很好吃!”纲吉鼓起一边的腮帮子,小舌头舔了一圈嘴角。

云雀迟疑了几秒,半蹲下凑进来,伸出舌尖在纲吉嘴角勾了一下,砸咂嘴,毅然道:“嗯,不错。”

然后镇定自若走进房间,啪地关上门。

纲吉呆愣了几秒,摸摸脸。

哥哥这是……?

三年起步?

还有……您……同手同脚了……

————还挺好吃的————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