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8)

2018.2.14听说你喜欢红糖



发烧的话,还是不能劳累啊。

纲吉分外心疼的把云雀的被子向上盖了盖,裹住略微单薄的肩膀。

刚才云雀从厨房出来后脚步漂浮,重心不稳,跌跌撞撞走进房间,脸上一片不正常的红晕,浑身乏力气息不稳。

昨晚的烧发烧还没睡好,早晨半强迫的早起还出了趟门,昨晚退下去的烧现在连本带利返回来了,他除了喘气的劲,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都没有了。

纲吉趴在床边,他已经给云雀喂了退烧药,此时除了找医生他的小脑瓜里什么都不知道。刚刚他给远在东京的草壁反馈了现在的状况,并且提出了看医生的提议。草壁沉默了一会,咬着草根,十分认真的对纲吉说:“恭先生宁可病死都不会去看医生的。纲吉小少爷还不如多陪陪他。事实上这样的病对恭先生来说……并不算什么。”

草壁你是太放心了还是太单纯了???

不过纲吉还想不到这点,有了年长者的指导后的他像是有了目标,一心认定陪着云雀就会好了。于是他为了不妨碍云雀睡觉,专门搬来小板凳坐在床边,双手捧腮盯着云雀,看起来像幼儿园的小红花一样。

脸上还带着了点稚嫩的曲线,十三岁的少年青涩的感觉没有完全褪去,对于男孩子来说白的过头的皮肤,给人一种易碎不了触碰的感觉。又因为平时的气场太过凛冽,往往让人忽略了他还是个孩子的事实。

云雀生的好看。从脸型到五官都是标志的东方美人。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一眯,堇蓝色的眸一扫,醉生梦死罢了。此时病态的他比起日常,虚弱了不少。在没有力气无法撑起气场的情况下,他就像一只露出腹部的刺猬,脆弱极了。只是这十三年来,没有人看过就是了。

云雀其实是渴望得到关注的,但高傲的他否认了心里的真实,用一层看不见的膜隔离了人群。纲吉其实才是拯救他的人啊。

不过这些道理,离两人真正成熟起来,真正明白的时候,还早着呢。

不知不觉趴在床上睡着的纲吉睡得不是很舒服。他一直关心云雀的状况,又无从下手,连睡觉都不敢深入睡眠。

云雀无意识地动了动手臂,就足以惊醒小家伙了。迷迷糊糊的小家伙揉揉眼,很快清醒过来。发觉正靠着枕头俯视他的云雀,微眯的双眼沉地发亮。纲吉猜测他是渴了或者是冷了,于是自顾自跑进厨房。

事实上云雀只是刚睡醒没清醒而已。

小孩打开冰箱,盘算着:如果云雀哥哥渴了的话,那就给他倒杯水;如果他冷的话,就加红糖!

在小孩子微薄的意识观里,红糖=姜汤=暖身,既然他不会煮姜汤,那就泡红糖就好啦!

想的美好,做的糟糕。纲吉在厨房里整整忙活了二十分钟,才把红糖茶捣鼓出来。

冒着热气的红褐色液体被端来,云雀一度认为纲吉会不会把他的红烧专用酱油到进去了。不过味道证明一切,当云雀喝下去第一口的时候,就不由自主感到身体里蔓延了一缕热流,温暖着他冰冷的躯体。

红糖水不像姜汤那样热烈,属于慢热型的饮品。甜丝丝的,带着红糖特有的口感。红糖量和热水都是正好的,很难想出这个应该在调皮年龄的男孩也会泡出如此令人舒服的红糖水。

面对云雀无声的询问,纲吉则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小声解释道:“妈妈以前身体不好,我就给妈妈泡红糖水。妈妈说,我的红糖水是最令人温暖的红糖水,泡给喜欢的人喝,病就会很快好起来。妈妈说我的红糖水是包含着感情的红糖水!”

真是个好妈妈。云雀垂下眼眸,抬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纲吉踩到凳子上,一手按着床边,身体努力的向前倾,令一只手要去摸云雀的额头。感受到沁凉的触觉才微微松口气,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云雀哥哥差不多已经退烧了,太好了!”

啊啊,为什么不想那么快病好呢。云雀点点头,顺势闭上眼睛,小孩努力压制的呼吸声仿佛近在耳边。如果没有生病的话,小孩应该就不会露出那么粘人那么关心我的一面了吧。他想着,抬手又喝了一口茶水。

远远传来小孩打电话叫外卖的声音,一切都那么熟练,仿佛信手拈来。难道这孩子以前,即使有母亲在身边陪伴,也过得很辛苦吗。

听草壁说了,这孩子是有名的“废柴”,但他并不那么觉得。只是那些人根本没有感受到这孩子的温柔,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孩子有多可爱,有多单纯。什么废柴啊,只不过是太过善良所以变得小心翼翼了啊。

红糖的甘甜还在唇齿间留连,云雀就着这个姿势又一次进去睡眠。

这次的梦中不是混乱或者黑暗,也许会出现一抹温暖的棕色。

————红糖真的很暖啊————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