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9)

2018.2.15花生糖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不出去好好玩一玩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过了前几天的化雪天,原本冰冷的气温渐渐回升,阳光普照大地,让人有一种到春天了的错觉。

纲吉翻出了之前出门买的运动服,裹好围巾,拿着云雀的毛线帽在沙发上安静的等着。直到云雀不情不愿的收拾好他自己后兴致勃勃地打开门,闭上眼就往外冲。

“哼。”一只冰冷的手按住了脑瓜,清冷的嗓音似曾相识。

纲吉傻愣愣的抬头,自下往上看是一张无比熟悉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陌生的脸。

反映了好久他才发现这个人的脸和云雀的脸几乎是一摸一样的。眼睛也是丹凤眼,但和云雀哥哥的瞳色不一样,是较浅的钴蓝色;发色是也带着金属质感铂金色,和云雀一样的不近人意,又比云雀多了一股子冷漠。比起云雀的东方美人风格,他更多的是西方人的感觉,以至于就算他们都长着同一张脸,纲吉也没有立刻认出。

纲吉不禁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捂住刚才被按住的额头,还残留着一丝冷意。这个人令他感到害怕,他的身上有果断决绝的气质。

“呵。”云雀扶住向后退的纲吉把他强制性拉走,转头时还冷冷的笑了一声,十分不友好的把大门甩上走进房间里。

发,发生了什么?被扔到床上的纲吉一时有些懵,疑问地看向云雀,手里还紧紧的捏着云雀的毛线帽子,紧张的汗水濡湿了一小片毛线。

云雀黑着一张脸坐到书桌边,泄气地扯下围巾:“他是……我哥,阿诺德。”

“令人讨厌的家伙。”他补上一句,好看的眉头皱起,低垂下的眼帘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纲吉一骨碌翻过身,撑着手坐在床上问道:“可是阿诺德……哥哥看起来不想日本人啊?”

云雀转着笔,似乎不是很乐意提到他,好半天才回答道:“嗯,他妈妈是德国人。”

他妈妈?这个称呼怎么说都很奇怪吧?纲吉还想再问,但是看到云雀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还是讷讷地住了嘴。

屋外有关门声,纲吉知道是阿诺德来了门进来了。他僵硬着身体,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等到隔壁的房门被关上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你很怕他?”冷不丁的,云雀有些阴测测地问道。

纲吉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倒不是很怕啦……只不过阿诺德哥哥总让人感到冰冷冷的,一点都不敢接近呢。”

“他人说得过去。”云雀扭过头,“而且有人……说我跟他几乎是一模一样,难道我也很可怕?”

“哪里有!”纲吉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们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好吗?”

“哦?”云雀饶有兴趣。

纲吉掰着手指数:“云雀哥哥你虽然有些冷漠,但是很温柔啊!你有收留我,还给我买糖果,该做了黑糖话梅……”

“那是草壁送的。”云雀插嘴。

“啊好吧是草壁先生送的。”纲吉不敢反抗,接着数,“你还会带我出去玩,虽然看起来不情愿但是其实你还是不讨厌我的吧!一开始看到你我就觉得你不是别人说的那么不好相处,厚着脸皮的话你还是接受我了不是吗?”他不好意思的乱瞟。

“而阿诺德哥哥一看就不好接近。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你会那么讨厌他,但我只能说他是个好人,然后我就不清楚啦。”

纲吉摊手,表示更深的自己已经看不透了。

云雀了然。对于一个八岁小孩来说,这种恐怖的直觉能分辨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错了。他用笔头点点书桌,挂在椅背上的手臂无意识地晃悠着,思索了一会才说:“我不是讨厌他。”

“不是讨厌?”

“嗯,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我讨厌群聚。”

暖气带来的温热气流烤干了屋里的水蒸气,此时纲吉有些缺水的嘴唇干裂着,不由得伸出舌头舔了舔。

一见面就回到屋子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没有给他好脸色,是因为不喜欢群聚。十三岁的云雀,意外的不像外面那些人传的那样全能,高高在上,他还处于一个微妙的迷茫阶段。

纲吉不懂,也不清楚该怎么帮助云雀度过这个充满着中二,傲娇,笨拙的迷茫期。他咬着指甲盖想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提议:“要不……你跟他说清楚?”

“说什么?我不讨厌他?嗤。”云雀嗤笑一声,心里却也没什么底。

纲吉苦恼了,干脆直接提出一个在他看来完全不可能的建议——

“你不如送他什么礼物吧?或者做一顿饭?妈妈说如果不会和别人好好交流的话,就送一个包含着真心的礼物,他一定会懂的!”

云雀默。这个母亲,真的是天使一样啊。

他想了想,也并不想把同一屋檐下的亲哥关系搞得那么僵。他是㜜了些没错,但有些该懂得该做的,他也不会拒绝。

只见云雀走进厨房,一顿忙碌。在纲吉抱着漫画书正昏昏欲睡时才出来。

这时,本来高照着的太阳已经快要落下了,橙色的边缘与地平线慢慢融为一体,漂亮的光晕让纲吉不禁想到妈妈做的炸花生,那口感真的是又香又酥让人停不下来啊。

啊啊,都出现幻觉了,居然闻到了炸花生的味道……

怀念啊……

“叩叩”嗯?是隔壁传来的叩门声!纲吉立刻清醒了,放下漫画书蹑手蹑脚躲到一边围观。

云雀单手拿一包纸袋,等阿诺德开门后不由分说便塞给了他,然后自顾自回到房间关上门。

刚洗完澡的阿诺德还没来得及擦头发,水珠滴滴答答落到睡衣上。他惊讶的看了看纸袋,然后转身合上门。

被门带进来的纲吉没有看到阿诺德的反应,但是当他听到隔壁一声关门声时,小小的震惊了一把。

你们云雀家的人相处方式都是这样的吗???

云雀懒的理会偷看被发现的纲吉此时有多尴尬,他把手心里的一块糖塞给纲吉就打开电脑敲起了键盘。

纲吉溜到电脑边蹲下,举起还热乎乎的糖果仔细端详。

是……炸的金黄的碎花生,裹在棕褐色的晶莹汤汁里。一口咬下半块,酥脆的花生和醇厚的糖果不同的香味弥漫在齿间,粘牙有嚼劲。

不过……也许是第一次做花生糖的缘故吧,糖熬的有点老,吃着有些苦。

云雀撇了一眼鼓起腮帮子认真嚼糖的纲吉,十分娴熟地把令半块扔到嘴里。

“有点苦。”云雀嚼了几下,皱眉道。

所以说你做出来自己都不尝尝吗?是太自信了还是太懒了???

完全没有抓住重点的纲吉觉得自己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累。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雀一直在敲打键盘,纲吉就窝在电脑旁边玩自己的手指。玩着玩着,脚一滑就直接靠到云雀腿上。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云雀,发觉他没什么动作后就着这个姿势继续玩起来。

门被敲响了。

阿诺德不愧是和云雀十分相似的人,连声音都只比云雀成熟一些,声线几乎一致。

“我向公司请假半个月,陪你。”

“之前一直因为工作忽略了你的问题,很抱歉。”

声音冷冷清清,顿了顿。

“糖很好吃,谢谢。”

纲吉明显感到云雀的小腿绷紧着,直到脚步声渐远才慢慢放松下来。

看着看似放松的人若无其事的浏览网页,实际上转动鼠标滚轮的速度都有些不稳,纲吉心里有点暖暖的。

真好啊,算是解开了你的心结不是吗?

稍微有点……想妈妈了……

嘴里花生糖的苦味和甜味交错,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哭————
评论
热度 ( 23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