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10)

2018.2.16需要棒棒糖吗



阿诺德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使纲吉稍稍为云雀感到不满。

昨天没有出去玩成,纲吉已经憋了很久了,再加上对阿诺德的偏见,他觉得自己再不出去散散心会无聊的快要死掉,所以他硬是拉着瘫在电脑前的云雀出门,差点用尽了他半辈子的力气与勇气,就怕云雀从什么地方拽出什么诡异的武器往他身上狠狠一抽。

奇怪的是,云雀从来没有对纲吉做过任何暴力倾向的事,连呵斥都没有,最多用眼神警告一下部分过分的行为;纲吉却总会产生一种云雀生气会打人的错觉并深信不疑,造成他日常面对云雀都是小心翼翼,很少有放松的状态。

今天的阳光依旧灿烂,温度上升了好几度,连风都变的和煦了几分。纲吉带着云雀的毛线帽,套上了27字样的毛线手套兴奋的跑出去,留下刚换好鞋的云雀抱着他忘带的围巾无奈地叹气。

他觉得自己最近脾气耐心真的是大幅度的提高啊,向陪小孩子出门散步这种事情他从未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照顾人的一天。

“云雀哥哥?”纲吉已经跑到楼下,从单元楼的门后冒出半个头,软软的发尖也摇晃了几下。

有点像小动物的耳朵。云雀若有所思地跟上。

此次出门目的地是街边公园,离家不是很远的小公园,环境很好,人也不是很多,纲吉觉得云雀会喜欢这个地方。

不知道是心大还是无所谓,纲吉逃离自己家有一周多了,他却一点都不担心父亲会着急,而并盛市似乎也没有什么寻找小孩的新闻。起初云雀想过带纲吉出去会不会被认出来引起麻烦,但是几次出门后他发现纲吉像是没有任何顾虑一般该到出门出门,该遛弯遛弯,一点都没有多想。云雀也懒得管那么多,如果是这孩子都不担心的事,那么根本没有管的必要,抛到脑后就是了。

路过几家小卖部,再转几个弯,就是与另一边的商业街完全不同的街边公园。

纲吉早早跑到不知道什么角落去玩了,不过他有向云雀承诺不会走得太远。

云雀坐到公园秋千旁的椅子上,抬头数天上的云,陷入潜意识的发呆。

冬天的白色天空没有多少云,淡灰色的云衬着灿烂的阳光显得十分耀眼。云雀仰着头,眼前被呼出的白雾遮住了视线,干燥又冰冷的气体刺激着鼻腔,咽喉一片冰凉,他堇色的双眼被太阳刺得有些难受,却依旧没有收回目光。

有脚步声从一边的小树林里传来,触地声非常轻,在寂静的公园里无限放大。衣服摩挲的沙沙声在重物落座在木椅上时消失。

云雀没有扭头看他也知道旁边坐得是谁。兄弟总是有相似的,比如习惯,再比如喜好。

静了一会,旁边那人才淡淡的开了口。

“那个小家伙,很可爱。”

云雀嗯了一声当是回答。

“如果他能陪陪你,你也不会那么寂寞了。”

“他终究是要回去的。”云雀垂下眼眸,似乎看得很开。

“……”

又是一片寂静。

“一直忽略了你,抱歉。”阿诺德十分生硬的换了个话题。

“我不介意。”云雀终于舍得把自己的目光转向阿诺德,认真答道,“我从来都没有埋怨过。”

阿诺德怔愣了一下,又转念一想,云雀这样一个冷静又聪明的孩子,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

他当然明白当年父母的死亡并不是彭格列的人故意为之。

他也知道自己去彭格列工作只是因为那里的薪水多,而不是什么搞笑的复仇。

他更清楚的是他所有的仇恨不应该附加在一个年幼的孩子身上——即使他本身也只是个孩子。

他比谁都看得清楚,也比谁都释然。

不然他也不会得知纲吉这个孩子的姓氏后,还会义无反顾的把他带回去。

他从没想过憎恨和埋怨,他也没有抱怨过寂寞和他该得到的关心与爱,他甚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变的完美。

秋千被风吹的微微晃动,不远处还有孩子爽朗的笑声。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一个还是少年,一个已是青年。木椅之间隔了半米的距离,但之前相间的万米鸿沟现在已被填平,毫无隔阂。

几句话,解决掉了多年的‘矛盾’。

阿诺德站起身,向公园门外走去。不一会回来,手里拎了一个小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放到木椅上:“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我多买了些,你们玩会再回去。”

“嗯。”云雀漫不经心地揉揉发丝,随意应道。

“我先回去做饭,你们也别太晚。”说完,阿诺德便拿起一直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云雀这时才发现阿诺德是穿着不同于日常工作西装的运动服来的。

心中莫名松一口气,云雀才起身提起塑料袋。透明的包装让他很容易就看到里面一堆不同口味各种颜色的棒棒糖。可能是不了解小孩子的喜好,一个大男人这么做多少都觉得有些笨拙,却还有些可爱。

云雀勾起嘴角,往传来孩子笑声的地方走去,脚掌悄无声息地落在草地上。

穿过重重灌木,云雀终于在一个拐角处找到了纲吉。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响起。

“也就是说——纲吉君很喜欢吃糖喽?”是一个橘色短发的女孩,背对着云雀,看不出长相。

“这个嘛……总是有人说男生吃糖会很小孩子气……”纲吉明显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蜜棕色的眸盯着脚尖。

“真可爱呢,纲吉君。男生吃糖也不会小孩子气啊,吃糖会感到很幸福呢!”女孩捂嘴,吃吃的笑了。

“没错没错!”纲吉拼命点头,“吃糖时感觉就像妈妈一样温暖!”

啧,真是碍眼的融洽。云雀皱眉,快步从灌木后走出,冷冷地打断两人的对话。

“泽田纲吉。”

他只喊了他的名字,就让周边的气氛骤然冷却。

纲吉看到云雀,眼睛立刻亮晶晶的。他跑到云雀身边,抱住他的一只手臂向女孩介绍:“京子姐姐,这是云雀哥哥,很厉害的人哦!”

“哼。”云雀不屑于他不称职的介绍,却也懒得改变什么,向女孩颔首就算是打招呼了,“云雀恭弥。”

女孩似乎也认识称为并盛的脸的云雀,她显然被吓了一跳,好像不相信刚才那个羞涩的小男孩是云雀这样不近人情的人的弟弟。不过她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而是非常很礼貌的向云雀微微倾下身子,柔和道:“我是笹川京子,很高兴认识您,云雀君。”

云雀嗯了一声,然后拉起纲吉的手,对他说:“阿诺德在家里做好饭了。”并且脸不红心不跳丝毫没有一丝撒谎的样子。

“诶?是吗?”纲吉挠挠头,有些失落地对京子挥挥手,“那么京子姐姐,我们下次在一起玩吧?”

“当然可以,纲吉君。我和云雀君是同一班,你应该可以找到我!”女孩蹲下身子揉揉纲吉的脑袋。

原来和自己是一班?云雀若有所思。怪不得刚刚觉得她有些眼熟。

怎么可能不眼熟啊她可是并盛的第二张脸!

在回家的路上,纲吉明显比之前要开心很多,他几乎是一蹦一跳着跳进家门的。当他看到云雀把一包扔到茶几上时,纲吉整个人的兴奋度又增高了一大截。他压抑着激动的心蹭到正在脱外套的云雀身边,眼中闪着不明的光——

“这是……超好吃的‘bulingbuling棒棒糖’!云雀哥哥是你买的吗?”

“………”

“不是。”云雀选择坦白,他把外套挂到衣架上后就给自己倒了杯水。

“阿诺德那家伙买的。” 

还没等纲吉再次发问,只见阿诺德以一个非常有难度的姿势端出三盘咖喱饭,用勺子敲了敲玻璃杯,冷冷的声音也带上了些烟火。

“过来吃饭。”

“嗯。”

“来了!这是什么味道好香!”

“普通的咖喱而已。”

————没有棒棒糖什么事:-D————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