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番2)

你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西西里岛的雨季,阳光罕见的出现了。沉重的云散开,金光悠悠照亮某一个阴郁的角落,温柔而宁静。湿润凉爽的空气中,幽香的意大利茉莉普通文静纯洁的少女,嘴角带着浅笑,悠然走过狭窄静谧的石板路,转身消失在巷尾一家小小的香料铺子中。

香料铺子虽小,但稀奇古怪的东西极多,由于都是小众的款式,所以平常只有零星几个顾客光临,大多是这家小店都是处于安静无人的环境,在这里仿佛时间都冻结在午后下午茶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刻。

纲吉其实不太喜欢香味。一般说,这种香料铺子是他永远都不会主动踏进来的,但这家不一样,他在这里会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共鸣。

在这里,纲吉比较喜欢的一款是带有日本气息的野柑橘与桔梗为主打调的香料。调香师十分巧妙地甜美的佛手柑与略带厚重忍冬调和,营造出名叫“回忆”的香料。每次来这里,纲吉都会买下一瓶拇指大的“回忆”,玻璃瓶中透明液体轻轻摇晃,像是有星光的碎片温柔的落在期间,倒放过去的记忆。他会用一下午,或者更久的时间去沉浸在以往模糊不清的记忆里。

前调是家乡的味道,带着微微的清甜,像是年少时爱吃的糖果,与中调青涩交接的地方最精彩,因为那里是他最爱的人离开,再离开爱的人的时段;在接下来的酸涩的成长,一切以培养家族首领为目的的练习是他的噩梦,却被略带悠长的尾调挽留。

是的,除了回忆,还有一个不算约定的约定。

那位与自己有些相似容貌的店长曾说过,回忆是他前半生旅途中最为满意的作品,他不需要多么高超的手法或是多么珍贵的材料,只有懂得他意义的人才会明白回忆真正成功的地方。

“纲吉,你的回忆一定带着你最珍贵的东西吧。”

他说最后一句时,眼中笑意纲吉不是很懂。

纲吉不予否认,也并不打算回答他什么。正如他说的他的回忆就是这样的。虽然只是短短的半个月,虽然他已经快要忘了,但是没有关系。

他仔细走过每一格香格,每一款香味都是奇怪却有趣的。这里甚至能找到由泥土与青草调成的雨后森林款,或是灰尘与爆米花的老旧电影院款。

曾经有一次,纲吉偶然知道了家庭教师reborn的生日,于是逃了一下午的课请求店长为他调一份专属reborn的香水。

reborn是个优秀的杀手,强大,成熟的他在所有人心中都应该是沉稳香型的香料的代言,但纲吉确认为不是这样。他缺一些东西。

阳光般的坚强与可靠。

那款名为“晴”的香水送到reborn手中时,他第一次对自己对学生的了解产生疑惑。

“为什么如此命名。”

“大概……直觉吧。”他落荒而逃。

“纲吉”reborn拉低了帽檐,嘴角勾起,“真是又可怕又优秀的直觉呢。”

不过自从reborn换了“晴”以后,似乎他的气质更浑然天成了些。

自己的直觉很厉害吗?纲吉漫不经心的划过一排贴着标签的木架,突然在一瓶新品前停下。

“云”

云啊……

半个巴掌大的方形瓶子带着棱角,淡紫色的香水闪着金属质的光泽,像是金属融化,却带着锐利的刀尖。

“阿纲喜欢这个?但是这是半成品,现在还不可以给你哦。”路过的店主从木架后探过头,从纲吉手里拿走了“云”,在手心翻着端详。

“其实是上次阿纲的‘晴’给了我灵感。”他把瓶子打开,一阵冷冽的清香漫开。

淡,却不会让人把他忽略;香,却不会让人感到不适,华而不实。由开始的冷香,越发的热烈,夺取你所有的注意力后随意摒弃。

纲吉闭上眼,细细去品味云的香气,缥缈不定无法琢磨,冷淡,难以靠近,将人拒之千里。尽管如此,依旧使人欲罢不能,没有任何放弃他的想法。

“尾调很糟糕。”纲吉对店长说,“如果是阿诺德的话,尾调不应该是这种冷到心里的感觉,否则他也不会跟你成为朋友。”云雀哥哥也不会收留我。他想

阿诺德与店长是朋友,起初就是他带纲吉来这个地方的。

“我也没办法啊。”店长湛蓝的眸子如同大海般沉静,此时充满了无奈,“我还没有想好尾调的材料,索性一个一个试了,可是总觉得少了什么。”

纲吉低下头思索,突然又把瓶子对准从木窗外射进的阳光,浅紫色更淡了,锐利的光也柔和了不少。

“你看,GIO”纲吉招呼来店长,“我的直觉告诉我他需要的是阳光,不会错的。”

“也许你是对的,纲吉。”店长睁大了眸子仔细端详,半晌后才从纲吉手中接过瓶子,意味深长地说道,“阿纲的直觉,真是的可怕有优秀呢……”

纲吉耸肩,没去在意。

街角盛开的太阳花正好适合。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