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胜出】那个信息表上性别为不明的校友(1)

小久有个性,是性别转换,即今天是男孩子明天就是女孩子这种猎奇设定

我知道很诡异这种设定很奇怪很ooc所以各位请不要骂我

视角转换突然各位注意啊

性感咔酱在线宠久

喜欢的话可以戳“性别不明的某英雄”这算是半篇性转
__________

绿谷出久在四岁前和他的小伙伴爆豪胜己相处是很融洽的。毕竟他们的爱好,年龄都很相似,除了性格方面会让他们有一点小小的摩擦以外,一切都很核平。

直到出久有个性的那一天。

出久的个性比爆豪的晚出现一个月。这天光己阿姨和爆豪叔叔紧急出差晚离开家一个星期,作为闺蜜引子很乐意让胜己小朋友到自己家留宿一周。

而且两个小孩每天几乎是形影不离,住在哪里对于他们都无所谓。

可是你能想象到,好朋友缩成团子睡在一个床上前还是个和自己一样有小唧唧的男孩子,第二天把他叫醒的却是一个声音细得像猫叫一样的女孩子吗???

“废久干嘛学那些歪歪唧唧的小女孩的声音啊,难听死了。”尤记当时自己不以为然的翻了个身,不料旁边的被子明显颤抖一下,下一秒尖叫突破天际。

 

“啊,你家的孩子身体很健康,没有什么问题的。”医生推推眼镜,双手交叉放在膝上,语气十分平淡。

“可是,可是他昨天还是男孩子,今天怎么会变成女孩子啊!”引子即使再喜欢可爱的小姑娘,也不想自家出久突然换一个性别。她很明白拥有着当最厉害的英雄的梦想的出久,成为女孩子会多走多少弯路。

不是性别歧视,而是现状。

医生挠挠脑门,再次举起出久的化验单,最后敲定结论——

“性别转换,这是你家孩子的个性。”

无疑是天打雷劈的噩耗。

在一旁陪着出久的爆豪,上一秒还在苦恼以后应该把废久当哥们待还是当普通小姑娘待,下一秒听到医生的话后下意识看向出久。

正在抹眼泪的绿谷小姑娘,呆掉了。

性别转换,像是闹着玩一样的个性。

没有攻击力。
没有辅助效果。
连吓唬别人都不能做到的个性。

绿谷的梦想,是当一个英雄啊!

回去的路上安静极了。最终爆豪胜己忍不住打破了寂静。

“喂!废久!当不了英雄就当不了呗!反正我能保护你就是了!”他打赌这是他说过的最肉麻的话,废久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小胜。”出久依旧低着头,声音压的很低,“你也认为我当不了英雄了吗。”

引子哽咽着打断了爆豪接下来的话。

“出久,你能当得了英雄。”她紧紧抱住了孩子。

这个时候的爆豪还不懂,为什么要承诺给废久一个不可能的梦,只要告诉他真实情况不就好了吗?

从小到大一直是优秀的代名词的爆豪,始终无法了解引子的行为。

废久当不了英雄就不要当好了。

反正自己可以当英雄,崇拜自己就好了。

完全没有必要吧,毕竟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个性。

早点接受事实不好吗?

爆豪停住脚步,抬头看向走在前面的出久。发达的泪腺让他的眼泪大滴大滴落下,即使哽咽着无法接受现实还要睁大眼睛不停地询问。

“我真的…还能成为英雄吗?”

讨厌死了。

很奇妙的感觉。爆豪捏紧手心,他还有点控制不了个性的发动。

哭着的废久很碍眼。

不就是……当不了英雄吗?

又不是什么大事。

烦死了。


后来爆豪知道了一个陌生又具有哲理的定律——王境泽定律。






——————————
“小胜——快一点啊——要迟到了——”
楼下传来女孩子活力满满的声线。

“啧……知道了!废久真麻烦!”爆豪不耐烦地把毛巾搭到椅背,大吼道。

“胜己把早餐带上!”光己风风火火地把两份早餐塞给正在换鞋的爆豪手里,“这份带辣,这份不带。快点,出久可是等你很久了臭小子!”说着就给了爆豪三个爱的拍头。

“老太婆烦死了!”爆豪狠狠把门打开再甩上。

“小胜!”早已候在门口的绿谷出久赶紧迎上来,被温热的纸袋撞个满怀。“光己阿姨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呢!”她开心的咬一口黄桃果酱土司。

“哼。”爆豪直径打开自己的袋子,不出意料是快涂了恶心人的黄油面包,并附上纸条。

【怕你又欺负出久不能吃辣,早餐就给我吃清淡一点吧!】

“啪”爆炸的声音。

开学第一天,绿谷出久选择用女孩子的身体来迎接美好的新学校。

四岁后被告知个性不适合当英雄后,他有一段非常黑暗非常痛苦的时期。期间由于无法控制个性而不得不面对一个不熟悉的自己,他差一点崩溃。还好有妈妈,还有小胜。妈妈一直坚信自己还可以当英雄,而小胜虽然念叨这“废久就是废久,当不了英雄就好好被保护。”之类的话,不过也没有嫌弃半个女生的自己。

毕竟小胜,是很讨厌女生接近他的。

慢慢的熟悉并接受了自己的个性,出久发现了当女孩子一点也不容易。前几天他,不,是她迎来了第一次月经,才发现原来女孩子从这个年龄开始就承受起了疼痛的折磨。由于特殊时期不能变回男孩子,于是出久被妈妈塞了满包的卫生巾及纸巾,半被迫地套上了女式校服就撵出门外了。

虽然身体是女孩子,但是心理还是认为自己男生,穿所以多多少少会感觉到膈应吧。出久无奈地想。
 
而且他依旧记得入学申请书上自己的性别一栏填的是令人崩溃的“待定”。

多么恶心的个性。他想。

想的正出神,出久被一个爆栗敲醒。

“很过分诶!小胜!”出久捂住了微红的额头。

爆豪扯住出久扎好的小辫子往后一拎,嗓门大的吓人,“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废久!给我好好看路!”

叮的一声,人行道上的信号灯变红。
————————
我还是觉得会被打emmmmmm我真的很想写甜饼但是我写不好啊

评论 ( 13 )
热度 ( 116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