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海棠花正开

吃all金,all耀,all27,all黑子,all邪,billdipper,反正就是各种all主角。更文慢到天际并且ooc到爆,不接受任何ky。就是条咸鱼并且可勾搭。贴吧ID:歌尽海棠花正开。

【1827】糖果有点甜(番3)

连口味都可以为你而改变


这是在纲吉和云雀同居很久后的故事了。

在英国之旅结束后,漫游世界的reborn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徒弟可以利用,于是毫不客气的把沉浸在美梦中的纲吉拎出来,自动无视一边放黑气的云雀——

“蠢纲快点给我做饭,饿了。”

“reborn你这个大魔王现在是凌晨两点钟诶!”

“谁管你。”

沢田纲吉做饭不过这两年的事,而且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作为彭格列的总裁与副总,三天一飞机五天一大单子日理万机这已经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了。两人几乎除了过年时候的放假,每一次见面都不会超过两天,更别说是最下来好好准备一顿饭了。尽管如此,纲吉依旧坚持每周抽空去请教好友山本武,学着做一些简单的和食,只是希望年假的时候不在让云雀操劳伙食问题。

至于出门吃,嘴巴挑的出奇的两人并没有把这个安排在考虑范围内。

即使困的睁不开眼睛,纲吉那.小动物一般的直觉一直在叫嚣着“不好好做饭一定会死”这样的的感觉,手底下的动作还算麻利。

他显然已经习惯做这几样菜品了,尚在迷糊中的纲吉靠着本能做饭,以至于他忘记了reborn爱吃的是蛤蜊汤和海鲜意大利面,而不是味增汤和猪排饭。

reborn抱臂坐在餐桌旁,整齐的衬衫配上他成熟男人的气场,瞬间压醒了纲吉。

“内个…”纲吉吞了口唾沫,“家里没有意大利面了,所以…”

热腾的味增汤是日本文化的体现,必须在第一口喝到汤,第二口吃饭后吃菜,这样才能做开味又暖胃的效果。

炸的金黄的猪排,堆在旁边看上去就很不错的蔬菜,还附带一小碟水果,用于去腻,看着纲吉做完这些的云雀冷哼一声,把沢田纲吉推进浴室,塞给他一杯温水。

“漱口,然后去睡觉。”

“这样不好吧,reborn是我老师…”纲吉委婉的答应。

“六点钟得起来赶飞机。”

诶嘿这个借口好!他立刻溜进卧室。

云雀再次走进餐厅的时候,reborn已经迅速把饭给吃了,有急事的时候他会习惯性吃饭很快,不管时间够不够,这是沢田纲吉用了十年得出的答案。

这时他正在慢条斯理地穿他的黑西外套,看到云雀出来,随口问了句:“蠢纲现在是酸口吗?”

“什么?”云雀没反应过来。

“他以前只吃甜的,现在连味增都放了好多醋。”他打开门,“我下一站要去法国,先走了。”

云雀没管reborn为什么那么急着出国,毕竟他跟reborn没什么关系。他仔只是细想了想,他不知道纲吉以前只吃甜,但他知道自己酸口重,吃拉面都要放半罐子醋。让纲吉跟着自己一起吃酸,大概跟以前吃的那块香草奶糖一样的效果吧。

云雀内心突然复杂。

这个家伙,现在好像能够吃很重的酸了。

而知道自己是酸口并且学做饭是三年前。

也就是说,沢田纲吉吃了三年的香草奶糖(?)!

云雀钢铁般的心犹豫了两下,最后还是承认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良心痛了。他决定走进厨房,用很久以前用过的方法来安慰一下纲吉。

做什么糖呢?

早上八点的飞机,航班飞往日本东京,然后转车去并盛市。他们计划去那里度假,顺便看望在分公司忙的死去活来饿阿诺德。

嗯,顺带。

“那就薄荷糖吧”

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

阿诺德(面无表情):委屈。


评论
热度 ( 7 )

© 歌尽海棠花正开 | Powered by LOFTER